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全能保镖 正文 总裁保镖,龙潜华都_第0295章 人皇传法

发布时间:2020-01-18 11:00:57

全能保镖 正文 总裁保镖,龙潜华都_第0295章 人皇传法

对于胖子,不,现在应该是完颜骁的心情,刑天其实心中有数。

遭天弃、被世遗。

没有经历过,永远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说绝世而独立之类的话那绝对是装B,人是种群居生物,撇开所有人自己一个活着其实挺累的,时间久了会心理变态。

最起码,胖子现在的感觉刑天是知道的,两个人的处境说起来其实也差不多。

胖子说的难听点是个尸体,而刑天……同样不是个人。

本来,他们是人的,结果却被命运女神那狗娘养的贱婊子玩到了现在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步。

个中滋味,无法言说,真要说也只能慨叹一声——这是命,没辙!

所以,刑天一句安慰的话都没说,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需要的也不是几句安慰,语言这种东西最是苍白无力,根本无法化解他们心中的恨,还不如不说,只是轻轻拍了拍完颜骁的肩膀,而后便道:“对了,此地可有什么出口之类的?”

“出口?”

完颜骁皱眉,沉思了好久,方才摇头道:“没有。”

此言一出,刑天登时也有些失望,手握九州鼎,小鼎颤抖的更厉害了,皱眉道:“不应该啊,我明明能感觉到那呼唤的……”

语落,刑天轻轻闭上了眼睛。

完颜骁原本还打算说什么,不过却被轩辕无敌制止了,对着胖子摇了摇头,用口型说道:“不要打扰他。”

完颜骁一愣,随后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而后便于轩辕无敌等人悄悄站到了一边,不再打扰刑天与九州鼎的联系。

一分钟……

两分钟……

十分钟……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刑天就这般闭目站在地上,如彻底入定了一般。

半个小时,就这样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毫无征兆的,刑天“唰”一下睁开了眼睛,眼中有一缕精芒闪过!

“不对,就是在这里,肯定没问题!”

刑天的语气非常肯定,缓缓抬手指向最大那具铜棺棺头所对方向,那里墙壁上蜿蜒缠绕着许多藤条,挡住了墙壁,喝道:“就在那里!

肯定是这个方向没错,所有方向中,就这里的呼唤最为强烈!”

言罢,“唰”的一下,轩辕无敌动了,只在原地留下一连串的残影,瞬间便已经出现在了那藤条前,“嗤啦嗤啦”几把就将墙壁上的所有藤条扯去了。

一面青色石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上面没有如周围的石壁一般镶嵌夜明珠,荡满了灰尘。

轩辕无敌对着石壁狠狠吹了口气,直接拂去了上面的所有灰尘,顿时可见上面有许多纹络,若整体来看,似乎一半为日月星辰,另一半为花鸟鱼虫!

这幅图案一出现,刑天瞳孔顿时急剧收缩,眼神却是不由自主的落在了自己手中的九州鼎上,小鼎此刻绽放着不朽的神辉,三足两耳,古朴大气,一面刻着花鸟鱼虫,一面刻着日月星辰,本身朴实无华,却偏偏蕴着一种大气势!

那石壁上的图案而后九州鼎上的,简直一模一样!

刑天深深呼出一口浊气,不断对比着石壁和九州鼎上的图案,眼中闪烁着思索之色。

此时,轩辕无敌更是用手指在那石壁上轻轻敲了一下,登时响起“咚咚”几声轻响:“空的,你说的不错,这里确实就是出口所在了。”

言罢,毫无征兆的就是一拳狠狠砸向了那石壁,手掌上劲气绽放,酝酿着毁灭性的波动!

“停手!”

刑天大喝,可惜,已经迟了,轩辕无敌的一拳已经砸在了石壁上!

“轰!”

一声巨响!

“唰”的一下,那石壁上竟然爆发出了更加璀璨的神辉,肉眼可见的,那些从轩辕无敌掌中喷薄而出的劲气竟然被一下子全部反弹回来了,狠狠打在了轩辕无敌的胸口!

“噗嗤!”

轩辕无敌张口就喷出一口黑血,“蹬蹬蹬”倒退数十步才停下,一脸骇然的看着那石门!

“你太鲁莽了!”

完全是下意识的,刑天张嘴就斥责:“我告诉过你什么?

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谋定而后动!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做事情还是那么冲动?就你这样还做什么儒将!?你的理想怎么可能实现?

此地毕竟是太古年间一个禁忌存在留下的啊!

你那点修为虽然在当世已经很强悍,但和太古年间那群变态相比,其实什么都不是,你这么做很容易伤到自己!”

这语气……

已经摆明了是一种大哥教训小弟的姿态了!

刑天完全是下意识的张嘴呵斥,话一出口人也就反应过来了,顿时愣在了原地。

其实,不光刑天愣住了,所有人都愣住了!

奥黛拉、龙骨他们看着刑天时候的眼神复杂到了极致!

这语气……

他们真的是太熟悉了,简直和十四年前刑天教训他们的时候一模一样!

只是,十四年之后,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他们早就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他们,也不再那么纯粹了,心态变了,昨日种种重现,剩下的却只是无声的叹息。

而完颜骁这死胖子则满脸惊讶,其实在看到这七名陌生男女的时候他就从对方身上那深不可测的气息中隐隐猜到了七人的修为,只不过看刑天和这七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过于诡异,所以选择了闭嘴。

如今,一看刑天在呵斥一个年轻的至强者,登时被惊掉了眼珠子!

就连轩辕无敌都很明显一愣,不过随后这个俊美的一塌糊涂的男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一口洁白的牙齿白的多多少少有点刺眼的味道,轻轻一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大哥!”

说完,轻轻站到了一边。

刑天的心中此刻也是有些复杂,索性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手握九州鼎缓缓走到了石壁前。

此刻,异变陡升!

“唰”的一下,九州鼎上有无量神光绽放,璀璨到了近乎刺眼的地步!

那石壁上同样绽放出了璀璨到极点的光辉,就像是在与九州鼎相互呼应一样。

而后……

那石门竟然开始渐渐变得透明到了,直至……完全消失!

下刻,一阵冷飕飕的山风吹来,直接唤醒了被彻底惊呆了的刑天与轩辕无敌等人,这才发现九州鼎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收敛了光芒,一阵光亮射入石室内,从门口能直接看到外面是一片山林!

天……是蓝色!

树木……是绿色的!

偶有猿啼虎啸传来……

一切的一切全都在向刑天等人昭示着……他们已经出来了!

“总算回归到了咱们的世界!”

羲和不断拍着饱满的胸脯,大大松了一口气,看上去如释负重。

其实不光是羲和,这是所有人的感觉,在这片诡异的血色世界里他们真的呆了太久了,无论看到的什么都是血色的,待得久了不光视觉疲劳,还被这种压抑的色调折磨的都快疯掉了!

只不过刑天的神色却很怪,不过没有多说什么,手握九州鼎大步走了出去,其他八人紧随其后。

……

一直等离开了那石室,刑天等人才发现这是一片山谷,从地形上隐约能判断得出,应该是在羲皇山中无异了,只不过他们究竟处于什么位置却是不得而知了。

此刻,正是日落时分,天空中的红日洒下层层柔和的橘红色光辉,让整片山谷都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霞光,看起来美轮美奂,山谷之中偶有一两声猿啼虎啸传来,却是让这里显得愈发的宁静了。

刑天他们没有过多探寻自己的位置,只是沿着山谷一路前行。

就这样,一行人一直从日落时分走到了夜幕降临,才终于来到了山谷的最深处。

而后,九人骇然驻足!

只见,是一座巨山,中间开辟出一条黑黢黢的山洞,洞前杂草丛生,挡住了去路!

在山洞左右两侧,各有两尊高达百丈的巨大石碑!

左边石碑上书一首小诗:“八十万血勇死忠为兵,三十亿血骨生魂炼势。

待得阴阳逆乱拔剑起,又是天下苍生十年劫!”

三十六个血色大字龙飞凤舞,即便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那种跨越时光和空间传来的枭雄大志!

而山洞右面那面石碑,却是一面无字空碑!

“好大的气魄!”

轩辕无敌在看完左边石碑上那一首诗之后,不禁轻轻感慨一句:“拔剑而起,便要天下血流成河?

此人究竟是谁?有气吞山河之势啊!”

刑天负手而立,眼睛深深的看着那面石碑,眼神有些复杂……

这首小诗他却是太熟悉了,正是《人皇八阵图》中的一首诗!

不用说也知道这地方是哪里了,约莫,除了人皇别人也不敢放这种狂言了!

但是,这个镇压了整整一个文明纪元的男人却是真的有这个资格!

毫无征兆的,痞子龙的声音在刑天心间响起:“想不到你终究还是找到了这里……

还是人皇自己指引着你走到了这里。”

刑天嘴角情不自禁的挑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这老痞子终究还是耐不住自己跳出来了,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

当下,便在心中默语:“老痞子,那人皇真的是坐化在了这里吗?”

“嗯……”

痞子龙轻声一叹:“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我好多遍了,只是,我想你早该猜到的!

羲皇羲皇,可不就是人皇吗?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伏羲大神的存在?

人文始祖?可笑至极!

除了人皇,谁配成为人类的始祖?谁又配接受全人类的顶礼膜拜?

其实,那所谓的羲皇,可不就是人皇么?

只是你从来不肯往这方面想,更不知道人皇对于人类来说意味着什么。”

说到这里,痞子龙的语气多多少少有些复杂:“若没有人皇,人类又算个屁啊?不过是大世界中的刍狗而已,早就已经集体灭亡在太古年间了,哪里还有现在?

嘿……

只是……

算了,不说了,那是一个没有对与错的年代,谁都想活着,谁都想成为这天地间的唯一主宰,征战厮杀,群雄逐鹿,无论发生怎样残忍的事情其实都是可以理解的。”

“这……”

刑天一愣,不禁问道:“我怎么总感觉你对人皇的感情非常复杂呢?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都已经到这里了,还问我干嘛?”

痞子龙嘿嘿笑了起来:“这个地方曾经爆发过一次大战,那时候人皇都他妈的快挂了,结果惹了很多人想来给他一下子狠得。可谁知,他妈的他不过不是诈死而已!

于是,在这里,就在这他要坐化的地方,他坑杀了百万神魔!

你当那片血色世界是怎么回事?那里的土地都他妈的是被神魔的血染红的!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好好的一条龙脉被斩了?

现在我不怕告诉你,就因为他人皇太他妈的丧良心了,所以人们一听他给自己的找的坟在这里,所以跑来刨坟来了!

结果那一战以后,他自己也完蛋了,所以没来得及挑选新的地方,就直接坐化在了这里!

这是个什么人,你自己想吧?”

说此一顿,痞子龙剧烈的喘了几口气,缓缓道:“那面无字空碑,是他自己留下的,他留给后人去评价他的。”

刑天已经完全愣了,呆呆的看着那面无字空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脑子里,却是情不自禁回忆起了当《人皇八阵图》打开时候自己看到的那画面。

一个男子穿金甲挎长剑而立,脚踏尸山血海,背对众生……

到死,都不肯去面对众生!

“人皇啊……这究竟是个什么人?”

刑天轻轻叹息着,看着那无字空碑时,眼神很复杂,总觉得这位人族大帝的结局似乎有些凄凉,让人慨叹。

“好了,我能告诉你的也只是当初发生了什么而已,说实话,如果不是你意外来到了这里的话,老子连这些都不想告诉你的。

不过,你有自己的思维和认知,你应该去寻找你自己的答案。”

痞子龙的语气有些复杂,似乎带着一抹说不出的自嘲味道:“更何况,人皇已经指引着你来了这里了,想来,你要的答案,他都会告诉你的吧?

我想,他一定会告诉你的!

他这个人啊,机关算尽太聪明,到死了都不让人安生,我想,他肯定有自己的安排的。”

“……”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怎么样
慈利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继发性癫痫
六盘水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
西宁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