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白银霸主 第五百二十八章 新的世界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2:39

白银霸主 第五百二十八章 新的世界

“不知是什么生意,一年可以赚上千万两银子?”钟鸿章好奇的问道,旁边的钟若兰和何掌柜也看着严礼强,唯恐漏掉严礼强说的每一个字。

“当然是变废为宝的生意!”严礼强从容的笑了笑,“钟家要是相信我,钟先生这次回去,就让钟家倾尽全力囤积羊毛

,收购牧场准备养羊,因为在未来的几年,西北的羊毛会变得很抢手,那些现在无用的羊毛,会变成精美昂贵的布料,这个生意真要做起来,一年赚千万两银子并非不可能!”

钟鸿章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双眼一下子瞪圆,“公子找到了能让羊毛用于织物的法子?”

“不错,我已经知道怎么能把羊毛变成织物的办法了!”严礼强平静的说道,再过去的两个月中,严礼强早已经成功了,理清楚了所有的步骤,只要用最廉价的草木灰制作成纯碱,经过简单的清洗步骤,就能轻松的解决羊毛的脱脂问题,而脱脂后的羊毛经过晾晒和梳理之后,就能像棉花一样,直接用于纺纱,用普通的纺纱机纺纱效率太低,所以严礼强又把纺纱机做了一番改进,手摇珍妮纺纱机的原理其实并不复杂,和普通的作坊和家庭的纺纱机比起来也没有什么制造难度,几个合格的木工就足以胜任,而在采用了严礼强改进后的纺纱机后,一个人纺纱的效率,比起传统的纺纱效率,可以提高整整十六倍,纺出来的纱,由改进后的飞梭的织布机就能织出布匹来,效率同样提高很多倍。

钟家的三个人震惊的看着严礼强,看着三个人那难以置信的目光,严礼强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站了起来,“三位跟我来,我带三位去一个地方看看就知道了……”

钟鸿章,钟若兰还有何掌柜自然跟着站了起来,严礼强就直接带着三个人走出了严家的客厅,朝着严家的后院走去。

走了几步之后,钟鸿章发现了严礼强要带着几个人往后院走去,还特意提醒了一句,“严公子,这个,方便么……”

“哈哈,钟先生放心,严家后院没有女眷,后院也就我和我父亲分开居住,还有几个仆役侍女而已!”严礼强说着,脚步不停,直接带着三人穿过回廊和两个院子。

这一路上,越往里面走,钟家的三个人就越感觉后院的戒备越加的森严,那一重重的门口,都有严家的侍卫在守护,等闲之人,想要进来,基本不可能。

在严家的大宅里饶了两分钟后,严礼强把三人带到了一个大大的院子内,这院子的守卫更加的森严,在院子的门口,直接有六个侍卫在守护,而院子的大门,是锁起来的,一直到严礼强来到让人打开那守门的侍卫才把院子的门打开。

这院子很空阔,也很大,院子的一边是几间可以住人的房间,院子的中间空空荡荡,没有什么花台和植物,只有平整的地砖和放在院子里的一个个木架,木架上就像蒸包子的蒸笼一样,层层叠叠的放着一层层的簸箕,而在院子的另外一边,则是一间偌大的房间,那房间里隐隐传来类似的机杼和木轮转动的声音。

一来到这里的钟鸿章三人的目光一下子就被院子里那一层层晾晒着的东西吸引住了,那木架上晾晒着的,就是一片雪白柔软的东西,远远看去,就像是棉花一样,严礼强带着三个人来到一个木架面前,从木架上晾晒的一个簸箕里,伸手抓出一团里面晾晒着的东西,递给了钟家的三个人,“钟先生,若兰小姐还有何掌柜还认得出这是什么吗?”

拿在手上的东西,像云一样洁白柔软,在阳光下白得刺眼,拿在手上毛茸茸的,有一种特别的细腻手感,和棉花截然不同,更加的有质感,看着眼见的东西,不知道的人绝对难以把它和众人印象中那半黄不白,夹杂着泥沙,杂物,粪便,羊毛脂,一片片一团团粘在一起的羊身上的羊毛联系在一起。

“这就是……羊毛?”钟鸿章震惊的问道。

“嗯,准确的说是绵羊的羊毛,在经过特殊的处理过程之后,之前那些不能用于纺织的绵羊羊毛,就变成了钟先生手里的东西,这东西已经干透,变得和棉花差不多,只要再经过一遍简单的工序,基本上,就能用来纺织东西了……”

“那边的房间里,可是有人在用这个东西纺织着东西?”钟鸿章指着不远处的那个传来声音的大房间问道。

“哈哈哈,既然都来到了这里,三位跟着我过去看看就知道了!”严礼强带着三人朝着那个大房间走去,“这个院子是我在家中安排的一个特殊的实验之地,我在镇上找了六对可靠的夫妻,许以重金,让他们在这个院子里住上两个月,不和外面联系,而按我的吩咐和要求摸索利用羊毛进行纺织的步骤,除了我之外,三位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参观的人……”

严礼强说着,已经来到了那个大屋的门口,轻轻一伸手,就把房间的门推开了。

屋子里有十多个人,有男有女,还有严家府上的一个管事,看到严礼强一推门进来,所有的人都一下子停下了手上的活儿,和严礼强见礼。

严礼强笑着和所有人打了一个招呼,“大家不要停下,继续就好,我带人来看看……”

听到严礼强这么说,刚刚停下来的一干人,又立刻忙碌起自己手上的活计来。

看着和屋子里的东西,刚刚被那洁白的羊毛镇住的钟鸿章,钟若兰还有何掌柜三个人再次大开眼界,刷新了三观——这间大屋子里摆放着好多台奇怪的用具,那些用具几个人都从来没有看到过,其中有一种用具,有床那么大,似乎是纺纱机,但又和几个人见过的纺纱机截然不同,传统的纺纱机,纺锭是横着放的,只有一个,而眼前的纺纱机,个头比传统的纺纱机要大不少,纺纱机上的纺锭也不是横着放的,而是竖着放的,一台纺纱机上面,足足有十六个纺锭,随着坐在那纺纱机面前的女子摇动着手柄,纺纱机上挂着的十六条白线就飞旋了起来,犹如世间最神奇的魔法一样……

只是看了那纺纱机一眼,钟鸿章就知道这纺纱机的价值,难以估量,这可是能把一个人纺纱的效率提高十六倍的东西,不说别的,只要一个人家里有这么一台东西,那就了不得,一个会纺纱的女人,摇动起这个来,就足以养活一大家子人……

而另外一边,那台飞梭织布机更是让钟鸿章一下子挪不开眼睛……

“这里的这些用具,都是我自己制造,在这里试用改进,已经定型,说来倒也巧的很,就在明天,由制造局造出来的第一批的纺纱机和织布机就会送到镇上来,我会在镇上开办一个大型的作坊,生产布匹,最快不到半个月,第一批的羊毛布料就能问世……”严礼强一边带着三个人在房间里转悠着,一边说道。

眼前的一切,对那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人来说,或许还看不明白,不知道其中的意义,但对钟鸿章这种见多识广,在世间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人来说,眼前的这些东西,简直就像是给他推开了一道崭新世界的大门一样,和眼前的这些比起来,他们家里送出来的那一座小小的铁矿又算什么,根本什么都不算……

三亚治疗妇科费用
蚌埠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江门治疗卵巢炎医院
三亚治疗妇科医院
蚌埠治疗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