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猎天神魔 第一百二十六章 如此真相

发布时间:2019-09-25 17:40:52

猎天神魔 第一百二十六章 如此真相

轩辕城和轩辕慧像两道光一样,落在了地上。一前一后,他们的弓弦在手中像琴弦一样轻轻拨动,稍有发力,弓弦跳跃,就随时可以引爆流光箭矢。

轩辕城一步一步走来,厉声问道:“如今见到我了,大概没想过是这个结果吧!”

魂死卫叹了口气道:“轩辕家族的人不足惧,可怕的是你的朋友!能在我死之前让我们认识认识吗?”

轩辕城走到谢天身边,躬身道:“我尊敬的主人,他不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想告诉他!”

谢天摆摆手道:“你我兄弟不需如此,告诉他,我叫谢天!”

轩辕城恨恨道:“他叫谢天,zǐ薇帝星转世,我的主人!轩辕家族的主人!你还有话说吗?”

冥死卫认真看了看谢天两眼,闭上眼。

等待死亡的宣判。

死卫操控的游魂狄伦此刻像被叫停的‘木头人’一样,不会说话也不会动!

他知道,轩辕家族和冥城之间,没有和解,没有缓冲,有的只是无尽的你死我活和流血。

谢天笑道:“其实,我不是想要你的命,只想要你的秘密!”

冥死卫愣了愣,不懂谢天什么意思,冷冷道:“我生是冥城的鬼,死是冥城的死鬼!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秘密,哈哈,简直是笑话!”

轩辕城怒目掌弓,道:“死到临头还敢嚣张,信不信我立刻就能让你血溅当场,挫骨扬灰!”

冥死卫不屑地笑道:“信,我当然信!轩辕家族的天灵弓,流光矢,大名在外,我岂会不知。只可惜还是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想一想,大概是天灵弓威力太大的缘故吧!哈哈……”

轩辕慧冲过来,冲着死卫心窝狠狠踹了一脚,这段往事正是二人不可触摸的禁区,现在被冥死卫当作调侃,轩辕慧哪里顾得上娴淑静稳?

谢天笑道:“不知道你听我说完是不是还能得意,还能视死如归?”

冥死卫笑得更放肆,鬼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谢天缓缓道:“若是我告诉你,狄伦已经沾上了圣光灵焰,不知道你会不会改变主意?”

冥死卫根本不理,什么圣光灵焰,跟狄伦有什么关系?

谢天见他表情生硬,丝毫没有示弱。

“好吧,看在你不知道的份上,我就做个好事,给你扫扫盲,普及普及常识!龙焰系出神龙,有毁世灭界的威力;本源龙焰已经十分罕见!当然,如此强大的火种,自然不会消失,衍生出世间两种异火,一种在地府,称之为冥鬼火,一种在人间,称之为圣光灵焰!如果说,冥鬼火是地府的无尚本源之力,那具有相同威力的圣光灵焰就是带给人间光明的圣火!我这么说的原因是,说迟一点,狄伦就会化成一块木炭,到时候,就是有心救‘他’的身体,怕也迟了!”

冥死卫朝着狄伦看去,大吃一惊,狄伦打中翠儿的整条手臂已经开始枯萎,慢慢变成了漆黑的墨色。

死卫的愣了愣,仍旧不以为然,道:“‘他’只是一介傀儡,烧成灰我也不会心疼!你说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痛快点,杀了我!轩辕家族不是恨我冥城入骨吗?怎么?害怕了?害怕冥城寻仇吗?哈哈……就知道轩辕家族的杂碎都是怕死鬼!”

轩辕城气得连色发黑,手已搭在了弓弦之上,只要用手指轻轻一勾,冥死卫脸上的流光箭矢就会瞬间炸开……

冥死卫用倔强和不屑的眼神挑衅着轩辕城和轩辕慧!

谢天却慢慢道:“大哥,不忙动手。我们不杀他,只毁掉游魂傀儡就行了。留着他还要回冥城报信呢……”

轩辕城恨恨松开已经勾在弓弦上的手指。

怒视冥死卫。

谢天笑道:“不急着死,我说过,不想要你的命。我好像听说丢失游魂傀儡的刑法叫做‘愁驼’之罚,似乎远比死更可怕。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冥死卫最后的防线瞬间被击溃,瘫倒在地,他遇到了一个熟悉冥城规则的可怕对手。

他竟然知道愁驼之罚……

愁驼之罚,冥城严酷刑法之一,传说人间最负忍耐坚韧盛名的沙漠之舟骆驼,也会闻之色变,熬不过的刑法。先准备一个巨大的铜缸,缸内涂满蜂蜜、香肉等一类美味之物;再将受刑之人五花大绑,放进铜缸,上盖镂空铜盖,露出受刑人的头;之后从盖上缝隙之中放入噬骨冥蚁,之后是尸虫,尸鼠和毒蛇等……一直等铜缸百米之外臭不可闻,近不得周身才好。而在受刑期间,会有人为犯人不停地喂食美味佳肴,维持他不被咬死和饿死!这个酷刑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此,整个受刑期间,犯人不会死,甚至连自尽的机会都没有,偿遍生不如死的折磨后,又在犯人头上浇上蜂蜜,肉油等,招来飞蝇等虫类,噬食腐烂的脑皮和皮肤血肉,直至蛆虫从脑白中孵化,蠕动,生长……最后变成一架完整的白骨……

此愁驼之罚,骇人听闻。所有冥城的人都知道,宁肯黄泉走三遭,绝不敢走进铜缸百米之内!

那种味道,让人闻一次,倒十年的胃口!

谢天说到这里的时候,示意翠儿熄灭圣光灵焰,冥死卫也知道,这一次,他的好运和侥幸走到了尽头。

眼前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冥城有个规定,所有出去执行任务的人,只能被敌人杀死,如此,全家可活;若是自杀……灭门诛族。所以相比之下,丢失游魂罚以愁驼之刑,还大有一种法外开恩的感觉。毕竟罚一个人,死一个人,起码全家全族的人还可以活着。

让冥死卫郁闷的是,谢天说了,不杀他。只让他回去受罚而死,他求生的本能仍旧在侥幸,若不问到什么绝密消息,如果能全身而退,岂不能死里逃生!

“你赢了,想问什么就问吧!”

谢天笑道:“很简单。我也不为难你,我说你点头或者摇头就可以了。这样合作,也不算你出卖冥城!”

冥死卫汗如雨下,点头如捣蒜,忙道:“谢谢!您请问……您请问……”

谢天道:“双院首和你之间是不是达成了某种默契?”

冥死卫点头。

“他们被收买还是威胁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能源源不断为你,或者说为你们输送大量的修炼资源――也就是天岚学院接受任务的弟子的身体和修为,对吗?”

冥死卫摇摇头,又点点头。无辜地看着谢天。

谢天笑道:“前往暗林深处护送物资是双院首必须要做的事,而这个任务也就成了考核天岚学院弟子优劣和战斗力水平的杠杆,你或者你们就在这里守株待兔。院首不能亲自出面

猎天神魔  第一百二十六章 如此真相

,所以,这就是你们长久以来达成的默契,对吗?”

点头。

“你只负责半路伏击,却并不负责杀人,我这样理解对吗?”

点头。

“剑岚仙山和冥城合作建立了这所天岚学院对吗?”

点头!

“任务失败的弟子,就成了你们修炼的原料对吗?”

点头!

“判断任务成功与否的标准,并不是匣子里的东西,而是能否安全出去再回到学院对吗?”

点头!

“暗林深处并没有所谓的任务接收人,也就是天岚学院的前站对吗?”

点头!

“任务成功可以去王者天梯,任务失败会被传送出天岚学院对吗?”

点头!

“暗林其实是冥城的学院对吗?”

点头!

“王者天梯才是两所学院真正较量角力的地方对吗?”

点头!

“你是弟子?”

摇头!

“那就是训导师?”

点头!

谢天对轩辕城道:“大哥,放他走!”

轩辕城握着天灵弓的手掌渗出殷殷鲜血。

谢天又道:“让他走吧,轩辕家族的人不需要别人帮忙杀人!不是吗?”

轩辕城突然明白了谢天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他为自己曾想独自离去的想法感到幼稚可笑。

轩辕慧轻轻抓住轩辕城的胳膊道:“谢大哥,我哥知道错了!”

轩辕城道:“六弟,我的错误不能让别人代我承认!我错了!”

轩辕慧愣愣地看着轩辕城,她的亲生哥哥。从来没有低头,更不会认错的大哥,竟然向谢天认错。

谢天笑道:“你的战场不在这里,也不在王者天梯!放下杀戮之心,好好修行才是正途!相信我,早晚有一天,我们会陪你杀回去,无论是来自何方的阻拦,一定会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轩辕城双眼含泪,重重地点了点头。

他知道,只要谢天在身边,这一天迟早会来。只不过,现在,的确不是时候。

众人从地上爬起来,拍落身上的土尘,板砖打趣道:“吐这一身血,弄脏了衣服还要洗!老六,就你干净,洗衣服的事归你了啊!”

谢天笑道:“没问题!”

冥死卫愣在原地,半晌会不过神来。

向来以神出鬼没,行踪不定著称的冥城冥死卫,居然从一开始就被人算计了。

而且被算计得体无完肤。

冥死卫看着谢天平静的脸,恐惧从心底油然而生

猎天神魔  第一百二十六章 如此真相

这个年轻人的出现,已经超越了他对弟子的定义和想象极限!

这算是一种幸运呢还是一种不幸,谁知道呢?

桂林治疗盆腔炎方法
桂林治疗盆腔炎费用
桂林治疗盆腔炎医院
桂林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桂林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