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闺门令 111 夜探沈府

发布时间:2019-09-26 03:22:20

闺门令 111 夜探沈府

俞知乐拿着纸条钻进了自己的屋子里,仔细看了上面的地址,她那日跟着陈天明大致将岚山城里面转了转,倒是对这个地方还有印象,沈府地处岚山最繁华的地方,附近住着的都是有地位的人。

她撇撇嘴,这还真像沈瑛从一贯的作风,无论在哪里都要这么臭屁,一定要选最华丽的东西。

刚刚在下午的时候,趁着陈天明没来,她已经决定好今晚要夜探沈府。

立子哥的事情太过于奇怪,不仅这件事十分的不合理,而且就那具尸体所带来的信息也与立子哥本人不相符。那具尸体指甲太长,而且里面还有发黑脏污,但是身上沾的却是发棕的泥土,这就说明那指甲里的黑污是早已存在,不是死亡以后被野兽拖行带进去的。

沈瑛从出现在这里,他家又与荆州兵营有着脱不开的关系,而立子哥恰好在这时候失踪。

沈瑛从最喜欢的就是拆她台,所以她没办法不把这两者之间联系起来。

所以她决定要夜探沈府,不仅是为了摸清沈府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会不会和荆州的兵务有关系,而且为了打探清楚立子哥会不会被藏在了里面

闺门令  111 夜探沈府

她没有将这件事告诉锦初,也不打算让箫任跟着,这种危险的事情还是一个人来得更加灵巧。她只是告诉了箫任如果自己在天亮之前还没有回来的话就让陈天明去沈府要人,她为箫任还留了一封信,相信陈天明看了里面的说辞,一定会去沈府找她。

之后俞知乐又准备了夜行衣等一系列东西,有了夜袭晋国兵营的经验,她对这种夜探的活儿还是比较得心应手。

准备好一切东西之后俞知乐先去睡了一个回笼觉,睡醒以后天已经黑了下来,她去和锦初说了一句让她今晚不要过来找她,她现在就去睡觉了。

锦初即使感到奇怪,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一切准备妥当,子时的时候俞知乐去马房牵了一匹马,而后从早已说好的小门出去。

今晚的月光不亮,可以说是夜黑风高,俞知乐只能是勉强看到路。

晚上寂静的吓人,只能听到俞知乐的马步声,她避开打更的人,一路向着沈府走去。

地方倒是离得不远,拐了几个巷子之后就看到了沈府的宅子,俞知乐将马牵到一边放好,抽出鞭子绕在了沈府的墙上,哼哧哼哧的爬了上去。

沈瑛从在京城的宅子俞知乐也去过,里面虽说很大却是很空,没有多人丫鬟和侍卫,因而她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去爬墙。

一切就如她所料,爬到了墙顶之后果然没有墙下有人守卫,她跳了下去,揉了揉发痛的脚腕就立马藏在了一片灌丛后面。

借着不明显的月光,俞知乐感觉这庭院的布置十分的熟悉,再仔细看了几眼之后,她发现这府里和沈家在京城的宅子竟然格局都差不多。

这倒是帮了她大忙了。

俞知乐轻车熟路先找了那日沈瑛从住的屋子,幸好她对这宅子还算是熟悉,这里面又有着不少茂盛的花花草草,这才成功的一路上避开守卫的侍卫,成功的到达了沈瑛从的住处前。

这沈府的侍卫虽说不少,但也不多,比起陈天明家可算是差远了。

沈瑛从地位尊贵照理来说应当是守卫重重才对,这情况一点都不相符,难道说他已经强大到不需要这么多人保护?

想到这里俞知乐不寒而栗,她摇摇头将注意力放到了眼前,她用手轻轻的推开门,发现门竟然是开着。

溜进屋子里之后,俞知乐大致扫了一眼,却发现这里没有人。

她又安心了几分,这样她在沈府里又多了一分安全。

之后她凭借着对情况的了解,大致将这府里转了一圈,将空着的屋子都摸了一遍,没有发现立子哥的身影。又由于是到了晚上众人早已熟睡,也不能听听别人的墙角,获得一些信息。

不过这才来到是还有些收获,这府里的人比她在京城沈府见到的人少多了,不知道这些人是被派出去办事了还是本来就少。

最让她感到奇怪的是,不时的就有侍卫打开门出去,而后换了一拨回来,她也是第一次见到,不敢断定这是有事发生还是沈府特殊的巡逻方式,要将这院子一圈都巡逻一遍。

如果是第二种,那她溜进来也算是幸运,毕竟没有被绕院子巡逻的人发现。

这一圈沈府溜下来花费了好几个小时,俞知乐已经觉得十分累,既要躲开侍卫精神要高度紧张,又要记着这相似的路不要走错。

感觉再转下去也没什么收获而自己的体力又跟不上,她等到巡逻的侍卫走过了墙角之后,她摸到了墙角边将鞭子又是一绕,翻了出去。

俞知乐又从藏马的地方牵出马,飞快的向着陈府骑去,心里寻思着明天还得打探一下这沈瑛从府里的巡逻方式怎么这么奇怪。

就在她绕进了一个小巷子里,突然,马的前方有一个人影冲出来而后倒在了地上。

俞知乐连忙勒紧马绳,只差一点马蹄就要踢到这人的头。

她跳下马来,向前走了几步想查探情况,走了几步就发觉脚下黏黏的,她一低头,发现地上黑黢黢的不知道淌了一些什么东西。她向下闻了闻,一股子血腥之气传来。

俞知乐大惊,明明自己没有踢住人,怎么这人变戏法的就流了这么多血。

她赶紧将人抱在了自己怀中,拨开头发想要一探那人的呼吸。

等看清那人的脸时,俞知乐“啪”的一下就将这人又扔在了地上。

在哪里都能碰上沈瑛从!

俞知乐想了想又抓着沈瑛从的衣服摇了摇,沈瑛从紧闭着眼睛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的呼吸都很微弱。

这倒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些笑意,啪啪对着沈瑛从的脸拍了好几下,又踢了好几脚,这才觉得解气了一些。

而后她满意的松开了沈瑛从,大步的向着自己的马走去。

看来沈瑛从的侍卫出动果然还是有原因的。

俞知乐刚想跨马离开,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

“走这边,这里有血迹!”(未完待续。)

忻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忻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忻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忻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忻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