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神魔 吾名无缺

发布时间:2020-01-16 14:43:51

神魔 吾名无缺

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

83_83310“道兄不可!”

浩然公子陈同出现在北洛的面前,他手中提着的正是先前挑衅北洛真神宫的强者。此时他已经被浩然公子完全禁锢,像只xiǎo鸡一样被人抓在手中!

“你要拦我?”

北洛双目通红,盯着面色斐然悍然公子冷喝一声,现在的他只想着发泄,此人率先挑衅与他,必然要付诸一定的代价!

陈同脸色终于变了,他看出此时的北洛有diǎn怪异,怕他一时冲动将此人斩了,那可是惹下大祸了!若是换做其他人,陈同一定会置身事外,反正真神宫与他仙盟是生死对头,别人找真神宫的麻烦他高兴还来不及,绝对不会出手将其救下!只是北洛不是其他人,先前北洛出手救下他仙盟的一位弟子,这份情谊他是不会忘记的,因此他及时出手将其拦了下来!

“道兄,你不要误会!这真神宫的人的固然可恶,但是道兄若是将其杀了,岂不是脏了道兄的手!不如道兄将其交给在下,在下一定会让道兄满意!”

陈同这番话説的十分客气,他知道凡是大能者都是喜好面子的,他这番话无疑是给了北洛一个台阶。

此时北洛已经愤怒到了极diǎn,哪里听得进去,血红的双目等的大圆,盯着面前浩然公子手中的那名真神宫弟子大喝一声道

“让开!,今日他必死!”

陈同叹息,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在阻止下去,否则自己的一番好意就会被误会了!陈同无奈之下,只好将手中的那名真神宫弟子丢在了空中!转身躲到了一旁!

突然一根玉笛出现,挡在了北洛的面前再次将他拦了下来!一道美丽的倩影出现拦住了他,正是在上方关注许久的轻语仙子!

“你,醒来吧!”

月轻语的声音变得有些凄凉,她伸出白皙的双手抓住了北洛的手臂,抬起头盯着北洛充满沧桑的脸庞!这一刻月轻语不知道説什么,也不想説什么!

“你醒来吧!醒来吧!”

月轻语的声音仿佛充满了魔力不停地在北洛的脑海中回荡,继而他的身子一颤,血红的双目慢慢恢复如此!他仿佛看到了灵儿在向他招手,一把将自己的面前的人影拥入怀中,呐呐的道

“灵儿,不要走,灵儿”

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怀里的那道倩影稍微挣扎了一刻,他薄的更紧了,他担心灵儿再一次离开,再一次分离!

时间仿佛静止,下方的人群,已经战舰之上所有人全部呆滞了!一名神秘的青年竟然在拥抱天界第一仙子月轻语,而且仙子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抗,这説明了什么?説明了什么?

所有人都疯狂了,此时距离这两人最近的浩然公子已经惊得嘴巴几乎掉到了地上,若不是那根玉笛已经月轻语的种种的迹象表情,这个女子就是月轻语,他打死也不相信,号称天界第一仙子的月轻语竟然和其他男子在一块了!

一艘战舰之上,一位修炼之士仰头捶胸,恨不得将自己的胸口锤青并且还在不停地哀嚎着!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我要杀了这个淫贼,我要杀了他”

“天啊,朋友妻不可欺,我不活了,我不活了老天爷降个天劫劈了他吧”

“我的,我的,那是我的”

丹药子躺在地上不停地哀嚎,一种飘渺仙宫的弟子同情的看着他,目光中满是可怜,但更多的还是兴奋,自己的师姐竟然被一个男人给抱了,这説明什么?説明什么?那不就是説师姐找到了他的伴侣吗?师姐是什么身份了?

飘渺仙宫年轻一辈之中第一人,这又説明了什么?能够配得上师姐的人那岂不又是一位天之骄子?这又説明了什么,説明他们飘渺仙宫又多了一位潜力巨大的年轻才俊啊!

一家欢喜一家忧!丹药子愤愤不平的看着下方还抱在一起没有松开的两人,仰头捶胸,拉着身边的绝天痛心疾首的道

“兄弟,你説他还是人吗?他怎么能横刀夺爱?无耻下流,流氓败类啊,兄弟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丹药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嚎着!绝天一阵头大,一开始还出口安慰了他一番,但是他又不知道説什么好,结果弄得丹药子更加的伤心了,想想也是,绝天一个雏儿哪里懂得什么叫爱,最后被丹药子磨得不行直接消失,躲了起来!眼不见为净!

绝天走后,这货又找上了抱着臂膀羡慕的看着下方那两道人影的拓跋弘。

“拓跋啊,兄弟我的命好苦啊!”

丹药子刚刚开口,抹了一把眼泪,刚准备抒发自己的心情,突然他愣住了,眼前哪还有人影,拓跋弘直接消失不见了!

丹药子变得更加的失落了,这是一道人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径直的走了过来悲痛的开口道

“丹药子前辈,我同情你啊!但是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你还是使者放下吧!”

丹药子仿佛找到了知己,忽然他感觉声音有些熟悉,抬头一看,。顿时火冒三丈,这原本他还以为是谁,仔细一看竟然是千荡,此时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顿时来了脾气!

“好啊,是你xiǎo子,师债徒还,你给我过来,过来!”

千荡一听这话直接就跑,二话不説直接躲到了李长青的背后张口就喊“李师叔救命!”

这声师叔吧丹药子给喊懵了,丫的,李长青怎么就成你的师叔了让他惊讶的还在后头,李长青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呵呵的将其拦在了身后一口一个师侄喊得别提多亲了!

“那个,丹兄啊!孩子説的没错,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毕竟这是师姐自己的选择,还请丹兄放下吧!天下何处无芳草,并且丹兄英俊潇洒,修为身后,背景更是惊人,这等条件怎么也能找到一位红颜知己,何必自暴自弃,更一个孩子过不去呢!”

丹药子傻了,他总算是明白李长青这个师叔是怎么来的了,妈的,竟然是从轻语仙子那来的!

“你我靠”

丹药子气的浑身打颤,你你我我了两句最后什么都没説出来,骂了一句我靠,直接熄火了。。。。。。。。

高空之中,北洛抱着怀中的月轻语两人依旧没有分开!浩然公子不敢动,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位被禁制住一动不能动的真神宫的强者!

也不知过了多久,北洛慢慢的松开怀里的那道身影,脸上的茫然消失不见!这一刻,他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影,心头一颤猛地松开自己的双手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怎么是你?”

月轻语抬起头面纱遮住了她绝美的脸庞看不出喜怒哀乐,她就这么抬起头盯着面前的北洛,她不知道説什么,也不知道説什么好!

一旁的陈同没有反应过来,他被北洛突然地变化给惊呆了,丫的这货的了便宜还卖乖?

“咳咳,那个道兄,在下陈同见过道兄!”

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陈同有些尴尬,刚才这二人可是当着他的面在一起抱了那么久把他当空气了都!

北洛一愣,微微思索了一番,看到他身边的那位被禁制的真神宫强者响起了之前的事情,清醒过来于是对着陈同拱了拱手道、

“在下无缺”

北洛停顿了一刻,最终説了一个假名字!北洛这个名字绝对是个禁区一般人是绝对不恩呢过説的,不然一定会引起一番争斗!

“无缺?”陈同眉头微皱,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他知道这人的实力十分的强大,但是在这神道宗内,真是修为都受到了压制,看不出对方的真正修为,但是他已经将北洛放在与他相同的起diǎn之上!

“之前多谢道兄!”

北洛想起之前陈同讲真神宫这名弟子从自己的手中救了出去阻止了自己,虽然对他説没什么,但是从此看来陈同也是一个正义之士!

“无缺道兄説笑了!我只是怕脏了道兄的手罢了!”陈同很是谦虚微微一笑将此事揭过就此不提!北洛微微diǎn头,不自然的看了一眼他身前月轻语,而后深呼吸一口气径直的从她的面前走过。

这一刻,他的目光仅仅的盯着躺在空中被陈同禁制不能动弹的真神宫弟子身上!

“无缺道兄你?”

陈同一愣,怎么着,现在还要干?

北洛微微一笑“浩然公子,次子先前挑衅与我,若我不做出diǎn什么,又如何对得起他的挑衅?”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真神宫的弟子,你不能杀我!”

躺在地上的那名真神宫弟子终于怕了自他被一只金色的大手将其握住的时候,他就知道他招惹到了一个恐怖的煞星!

北洛看了一眼哀嚎的真神宫弟子,冷笑一声,微微抬起右手弯曲一指,一道金芒子指尖飞出打在那名弟子的身上,那名真神宫弟子立刻哀嚎不止!

“道兄你”陈同欲言又止,他真担心北洛出手将其斩了。

北洛微笑的看了一眼陈同轻声道

“浩然公子放心,无缺自有分寸!”

话已经説到了这个份上,陈同不再言语,索性站到了一旁不再吭声!

“真神宫?好大的声势!”北洛再次diǎn出一指,真神宫那名弟子哀嚎不止,北洛冷笑一声“简直是不知死活!”

北洛的出手在下方引起一番骚动,当所有人看到出手人正是先前那名将战门战无风一拳重伤的青年时,纷纷沉默了。这位神秘的青年实力恐怖,似乎是来自于那个地方!

周遭的战舰之上,西界战门的战无极坐在一副黄金战椅之上,俯视着下方,看不出喜怒哀乐,在他的身边还站立着一名老者,也在一旁莫不做声!

“刘老,你可看出了什么?”

战无极没有回头,对着身后的额那名老者轻声説道!

那名老者双手负于背后盯着下方看了一眼,微微颔首沉声道“若是真身在此,定能看破!”

“哦?”战无极轻笑一声“这般説刘老是看不出了!”

在xiǎo辈面前丢人,刘老脸色不是很好看,轻哼一声解释道“次子若不是下界之人便是出自于那神秘之地?”

“下界?”战无极沉吟一声,忽然他他起头狠狠地盯着下方看了一眼然后对上了刘老吃惊的眼神

“是他?”战无极突然轻笑“刘老密切留意关于他的一切,我倒要看看此人究竟是谁!”

刘老diǎn头,他也充满了好奇,若是此人是他,当真是有diǎn难以自信了!受到天界老祖一击竟然不死并且修为不增反减,他的背景定然是不简单!!

“哦,对了,无风的伤害已经好转,不会影响以后的修行!”刘老像是想到了什么。对着战无极轻声説道!

战无极微微diǎn头“这次让他吃diǎn亏对于他以后的修行没有坏处!看好他,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出战舰!”战无极对自己这个弟弟还是很了解的,他复原之后定然不会就此罢休,説不定回去找那人报仇,説不定会有生命危险!

“恩,我明白!”

刘老diǎndiǎn头,战无极对着身后摆了摆手,他身后的那名老者竟然直接消失不见!

下方北洛突然眉头一皱停下手中的攻击,抬头望向上方的一艘战舰,若有所思,正好对上正向下方看来的战无极!

两人微微对视了一刻便分开了,但是战无极却是震惊到了极diǎn,难道此人能够发现刚才刘老的神识查看,若真是如此此人真是太可怕了!

“无缺道兄,你怎么了?”

陈同发现了不对之处,就在刚才他手中的山河扇突然发出了一丝悸动,他心中震惊,这柄山河扇中遗留有天界师尊的一丝元神,一旦有过于危险的东西靠近,他便能发出警告!当他看到北洛突然愣住向上看去的时候,心头一震因为他手中的山河扇正是指向那里!

“恐怖,一丝恐怖的气息,远超你我!刚刚像是在查探这里!”

北洛回过头,面色平静的对着陈同説道!他的心中其实已经翻起了惊涛骇浪,看来这些天界的势力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名简单!

陈同沉默了,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北路,并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什么特殊的法宝,难道説此人能够凭借自身发现那厮瞬间消失神识?

三人彼此沉默之际,下方突然飞起来一大群人瞬间将几人围了起来,接着,又是一群人腾飞空而起,将另外一群人给围了起来!

“水天,你要作甚?”

看了周围的人一眼,陈同突然盯着其中一人大喝一声説道!

“我要做甚?此时与你仙盟无关,速速离去!”水天冷喝一声,手中长剑直指北洛“此人伤我真神宫弟子,罪不可恕!今日便拿下他将他斩杀,扬我扬我真神宫之名!”

陈同气急败坏,水天这人真是不要脸啊!他一挥手,最外面的一群人纷纷举起手中的法宝!

“仙盟弟子听令,倘若真神宫弟子有所动就地格杀!”

一众仙盟弟子纷纷称是,眼中几乎冒出了火花,先前的战斗还没有结束,他们正想一战!

“陈同,你当真想挑起仙盟和真神宫的争斗?”水天脸色一变接着沉声道“此次我是为了他而来,并非是你仙盟!若是你之一阻挡,唯有一战!”

“我仙盟与你真神宫势不两立,何惧一战,只是此时越这位道友无关!让他离开,我们再战!”

陈同怒意滔天,知道今日不能善了索性准备生死一战,反正仙盟和真神宫这辈子也别想和好了,一战就一战,谁怕谁!来之前,暗黑大人已经传下旨意,不必惧怕真神宫,倘若不服就干,出了事情他一人担着!

暗黑大人是谁?天地之间仅有的一直超级变异神兽暗黑金翅大鹏鸟,一身修为超脱天地,曾凭借一己之力力战三位同阶,不落于下风!有大人坐镇仙盟,谁敢来犯?

“哼,次子无视真神宫肆意妄为,有辱我派名声,当诛!”

水天知道下方有无数人在看着,这事情若是就此结束他们真神宫的颜面将会何存?

“哦?当诛?”

北洛嗤笑一声,挥手制止了陈同,他走到那名真神宫弟子面前。伸手右手,三指弯曲,自指尖再次爆射而出一道金芒,直接穿透他的胸膛。整个人爆炸开来,一道模糊的影子想要逃跑,北洛邪笑一声,变指为爪直接将那道神魂抓在了手中!

"真神宫好大的口气,挑衅我在先,欲诛我在后,当真是火的不耐烦了!"

北洛手中腾起一股黑色的火焰竟直接将那人的神魂烧成了灰烬!

“你竟敢杀我真神宫弟子?”

众多高手全部愣住,此人手段竟是如此的毒辣,先是战败西界战门战无极,后视斩杀真神宫弟子,北洛的身份再次扑朔迷离!他不但修为强大,背景更是极为的神秘。

“有何不敢?”北洛上前一步,气势外放,将周围一群没有防备的高手震退!

“好好好!”水天怒极反笑“你是何人,属于天界哪一道统?可敢明説,我真神宫记下了!”

北洛面无表情,丝毫不惧所有人,运转神通,朗声道

“,出自不死天宫。”

大道三千为不死

自斩万劫求长生

北洛抬头望天,这两句本是他不死天宫之上刻写的两句话,这一刻,他大声的在这片天地念了出来。不死天宫,不死天尊,是为不死,自会重现!。

最快更新,阅读请。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甲状腺科专家
武汉民生医院怎么预约
包头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安徽牛皮癣治疗费用
汕头包皮过长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